夏淑琴、李高山、餘昌祥、阮定東、王長髮……他們都是南京大屠殺幸存者,八九十歲的高齡阻擋不了祭奠的腳步。“我們一大早就來了。”與往年不一樣,這些老人在首個南京大屠殺死難者國家公祭日儀式上,享受了最高禮遇:國家領導人站著,他們坐著。儀式後,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還親切會見了他們,與他們一一握手,聽他們講述那段悲慘的歷史。昨天,很多幸存者心情激動,餘昌祥坦言:這一天一輩子難忘,感到從未有過的欣慰。  見習記者 歐陽麗蓉 現代快報記者 毛麗萍
  幸存者代表坐著參加儀式
  每年12月13日,不管颳風下雨,南京大屠殺幸存者都會趕來悼念。
  昨天,首個南京大屠殺死難者國家公祭日,南京大屠殺幸存者代表來了,年齡最大的91歲,最小的83歲。
  整個公祭儀式,他們享受了最高禮遇,全程坐著參加公祭儀式,“他們說,你們歲數大了,不要站起來。”餘昌祥老人告訴現代快報記者。
  據介紹,昨天現場參加國家公祭儀式的幸存者包括:85歲的夏淑琴,一家9口遭日軍殺害7口;87歲的餘昌祥,生父死於大屠殺,養父也被日軍捅成重傷;77歲的阮定東,爺爺被日軍用刺刀捅傷大腿及腹部,幾天后不治身亡;85歲的周湘萍,父親與爺爺死於大屠殺;91歲的王義隆,被日軍在頭上砍了一刀僥幸逃生,至今仍留有疤痕;78歲的傅兆增,曾遭日軍槍擊左腿留下傷疤,目睹姑媽被日軍打死;90歲的岑洪桂,他的家被日軍放火焚燒,未滿2歲的弟弟被活活燒死,本人也被推入火海燒傷腿部;91歲的王長髮,哥哥被抓走槍殺,姐姐遭日軍強姦;83歲的姚秀英,爺爺、母親、姐姐、弟弟、妹妹遇難,姚秀英和奶奶、父親因被屍體擋住,僥幸存活;84歲的仇秀英,母親被日軍士兵殺害,自己跟父親躲進一個草棚里,幸免於難。
  提及作為代表到現場參加儀式,李高山老人的心情相當複雜,他既是參加過南京保衛戰的老戰士,又是幸存者代表。“能參加國家公祭儀式十分激動,這是國家銘記歷史的舉動,今天我們也要牢記落後就要挨打的教訓。”老人告訴記者,他今年2月份腦中風,但很幸運還能走路,還能來到公祭儀式上。“只要我能活著,我就一直要作證。”
  “沒想到總書記會來看望大家”
  餘昌祥說,看到總書記他們都很激動。老人告訴現代快報記者,當時一坐下來,聽國歌一響,眼淚就唰地一下涌出來了。
  他說,跟以往相比,心情真的不一樣,“這是國家層面的悼念。”
  現代快報記者瞭解到,儀式結束後,10名幸存者及死難者遺屬被帶到一個會議室,“突然,大家看到,習近平總書記進來了,他跟我們一個個握手,親切地和我們聊天。”餘老直言沒想到,總書記會來看望大家,“真是沒想到。”
  據介紹,整個會見持續了十幾分鐘。雖然時間不長,但已足夠讓他們記住一輩子,餘昌祥說:“這天,一輩子都不會忘記。”
  當時,夏淑琴老人排在第一位,總書記上前跟她親切握手;餘昌祥老人排在第三個,“當時,總書記問我多大了”,餘老回答88歲,“我跟總書記說了我當年的經歷,以及家人的遇難經過,總書記聽了,叫我好好保重身體。”
  據介紹,習總書記當時對幸存者們表示,這段苦難歷史是民族的記憶,只有銘記才能珍視和捍衛來之不易的和平。作為見證人,你們要用親身經歷向世人告知歷史真相,教育後代。
  記者瞭解到,根據江東門紀念館統計,南京大屠殺幸存者僅剩100多人,平均年齡已超過80歲。
  更多幸存者電視機前“參加”公祭
  更多的南京大屠殺幸存者在家裡度過了這個特殊的日子,他們告訴現代快報記者,電視機前“參加”公祭活動也同樣讓他們激動。
  “總書記來了,那麼多領導都來了,還有一萬多名群眾,直播剛一開始,我就忍不住流眼淚了。”往年的12月13日,80歲的佘子清都會在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參加悼念活動。而今年他是在電視機前全程關註國家公祭儀式,但內心卻比以往任何一次參加悼念活動都要激動。
  早上7點不到,佘子清就打開了電視機,頻道鎖定在中央電視臺。“公祭儀式的直播從頭看到尾,真的是太激動了。跟以往不一樣,今年是國家公祭,對30萬遇難同胞的悼念‘升級’了。”佘子清說,自己親身經歷了那場劫難,不由得就會想起自己母親、還有無數老百姓被日軍殘忍殺害,這些場景一直在腦海中回放。這樣一場公祭活動讓他回憶起傷痛的往事,更讓那些不曾經歷的晚輩們瞭解了這段歷史。同樣,南京大屠殺幸存者張慧霞也在電視機前,激動流淚,她說:“這是對遇難者最大的慰藉。”
  社區·幸存者講述
  81歲幸存者梅壽芳:

  全家8人被殺,埋屍體就埋了一周
  昨天一早,家住西善橋街道的南京大屠殺幸存者、81歲高齡的梅壽芳老人,在兒女的攙扶下,堅持來到了西善橋歷史文化博物館,昨天上午這裡舉行了莊嚴的“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77周年祭”悼念活動。在進行完默哀、敬獻花籃等儀式後,身份最為特殊的梅老,第一個上臺發言——5歲時親眼見到全家8個親人被日本士兵殺害,梅壽芳老人是家裡僅有的幾名幸存者之一。
  梅老回憶,1937年12月,日本軍隊進入他所在的西善橋梅家灣村,他們把男人們都拉去幹活,到了晚上,便把家裡女人們關在一個房間,日本人用電筒照,看到比較漂亮的女人便拖出去強姦。天不亮時,女人們帶著孩子逃到山裡面去,日本人起床後看到她們跑走了,便找男人們報複——把男人們膀子和膀子捆綁在一起,站成一個圓圈,往中間扔了幾個手榴彈,他們頓時被炸得血肉模糊。梅壽芳的祖父梅長春,二叔梅福松,堂叔梅福源、梅福財、梅福全、梅福華,太祖母梅周氏,再加上日本兵拉來的人,共11人,其中死亡10人,1個受重傷。臨走時,日本人又放了一把大火,到第三天上午,梅壽芳的母親和嬸嬸們帶著孩子回來一看,房子已燒毀,很多親人被打死了。之後,人們埋屍體就埋了一個多星期。
  現代快報記者 王穎菲
  92歲幸存者胡桂英:

  中了兩槍,在床底下躲了20多天
  昨天上午9點,在南京市玄武區梅園新村街道富貴山社區,幾十位居民聚集在這裡,悼念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寄托哀思。
  哀悼活動開始前,社區工作人員特意請來了南京大屠殺幸存者,92歲高齡的胡桂英老人,給大家講述她的那段親身經歷。
  大屠殺那年,胡桂英才14歲,她和父母、奶奶以及一個弟弟住在後宰門附近。“鄰居全都被殺了。”胡桂英回憶,她還沒找好地方,鬼子就衝進來了,身邊的人一個一個倒下去。“啪”的一聲槍響,鮮血從右肩頭涌出來,胡桂英慌張地轉過身子,看到槍冒煙了,知道不好,下意識地用左手去擋,又一顆子彈射來,打穿了她的手……再後來,胡桂英就勢往地上一倒,裝作被打死,才逃過一劫,“我在床底下躲了20多天,才敢出來。”
  在昨天的哀悼大會上,老人家坐在輪椅上,聲音洪亮地告訴大家:“戰爭太可怕,槍一響就是一條人命,一定要和平,全世界人民和平相處。”
  現代快報記者 郝多
創作者介紹

馬達加斯加

yq96yqave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